1. <acronym id="6yrpi"></acronym>

        <p id="6yrpi"></p>
      1. <pre id="6yrpi"><ruby id="6yrpi"><tt id="6yrpi"></tt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6yrpi"><label id="6yrpi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      <td id="6yrpi"><ruby id="6yrpi"></ruby></td>
            1. 企業新聞
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 產業動態 > 企業新聞

              Lp-PLA2與冠心臟病的研究證據

              添加時間:2019-08-24 16:41:27   瀏覽次數: 次    【 】   打印   關閉窗口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研究提示隨Lp-PLA2水平升高,冠心病和卒中風險增加,尤其是老年人和無癥狀的動脈粥樣硬化疾病人群。32項前瞻性研究包括79036患者的薈萃分析納入了無血管性疾病、穩定性血管疾病和急性血管疾病30d的患者,結果顯示Lp-PLA2水平均與冠心病和血管性死亡呈線性對數相關。校正常規危險因素后,Lp-PLA2水平對冠心病、缺血性卒中、血管性死亡、非血管性死亡的風險比分別為1.11 (1.07~1.16)、1.14 (1.02~1.27) 、1.13 (1.05~1.22)、1.10 (1.03~1.18)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1.無癥狀高危人群:Lp-PLA2對不同性別預測冠心病的價值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WOSCOPS 研究入選6000例血脂異常的男性,該研究的巢式病例對照分析顯示,校正已知心血管危險因素和其他炎癥指標后,Lp-PLA2水平升高的患者發生心血管病事件的RR為1.18(95%CI 1.05~1.33) [8] ,Lp-PLA2水平在最高四分位數的患者冠心病風險增加2倍。單因素分析顯示CRP、白細胞計數、纖維蛋白原和Lp-PLA2水平均與心臟事件危險相關,但是CRP和白細胞計數僅在最高水平與事件相關,而各不同水平Lp-PLA2均與心臟事件相關。但以女性為研究對象的WHS研究發現Lp-PLA2水平與LDL-C相關(R=0.51),接受雌激素替代治療者最低。校正其他危險因素后,Lp-PLA2水平不能預測心血管事件(冠心病、非致死性心肌梗死和卒中),但hs-CRP 水平與事件相關。這可能與患者接受雌激素替代治療相關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Lp-PLA2水平可預測健康中年人群冠心病的風險。ARIC研究入選了12819例健康中年人,經過6年隨訪608例發生冠心病事件患者Lp-PLA2和CRP水平均高于對照組,Lp-PLA2最高四分數患者危險比為1.78[95%CI1.33~2.38],LDL-C水平較低患者(<3.38mmol/L)的Lp-PLA2和CRP水平均與冠心病事件相關,二者同時升高風險最高。 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Lp-PLA2是老年人冠心病風險的獨立預測因子。Rancho Bernardo研究對無冠心病史的1077 名老年社區居民隨訪16 年,與最低四分位數相比,較高Lp-PLA2 水平預測冠心病風險的危險比分別為1.66、1.80 和1.89(p 均< 0.05)。校正CRP 與其它冠心病風險因素后仍然有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由于Lp-PLA2主要與LDL結合,調脂藥物對Lp-PLA2影響最大,他汀類藥物能顯著降低Lp-PLA2血漿水平。PRINCE研究 顯示氟伐他汀治療12周后,與安慰劑比較治療組Lp-PLA2含量下降22.1%;Lp-PLA2含量變化與LDL-C水平變化呈中等程度正相關。 [11] 而非諾貝特可提高HDL相關的Lp-PLA2。他汀治療可影響Lp-PLA2的預測價值。JUPITOR 研究發現在隨機治療前測定的Lp-PLA2水平與LDL-C水平中等程度相關,瑞舒伐他汀組Lp-PLA2水平分別下降33%,LDL-C下降48.7%。安慰劑組患者Lp-PLA2水平與心血管事件相關,而他汀治療組患者Lp-PLA2水平不能預測心血管病事件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2. 穩定性冠心病:Lp-PLA2 水平可預測冠心病患者心血管事件復發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PEACE研究入選了3766例穩定性冠心病患者,隨訪4.8年后,隨Lp-PLA2 水平升高,復合心血管病事件(心血管死亡、心肌梗死、冠狀動脈血運重建術、心絞痛住院或卒中)發生率明顯升高;且Lp-PLA2水平是非致死性心血管病事件的獨立危險因素。Brilakis等研究中504例接受冠狀動脈造影患者的Lp-PLA2水平與病變程度相關 [12] ,且Lp-PLA2升高與心血管事件的高發生率相關。Ludwigshafen危險和心血管健康研究顯示,2454例經冠狀動脈造影證實的冠心病患者的Lp-PLA2水平與LDL-C、ApoB 水平和非HDL-C水平高度相關,而與hs-CRP和纖維蛋白原無關。此外,Lp-PLA2水平與冠心病嚴重程度和病變支數相關。在未經他汀治療患者中,Lp-PLA2水平與冠心病風險明確相關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3.急性冠脈綜合征(ACS)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破裂是導致急性血栓事件的主要機制,Lp-PLA2是導致斑塊易損性增加的重要原因。對一組頸動脈內膜剝脫術患者研究顯示,發生心血管事件患者的頸動脈斑塊中Lp-PLA2水平較高。朱雁洲等分析ACS、穩定性冠心病及非冠心病者hs-CRP、Lp-PLA2 和血管內超聲組織學特征,結果hs-CRP 和 Lp-PLA2 水平均與粥樣斑塊組織壞死的面積大小呈正相關。 [13] 支持Lp-PLA2 是易損斑塊的炎癥標志物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ACS急性期患者Lp-PLA2水平與預后相關性研究結果并不一致。PROVE-IT TIMI22研究亞組分析發現急性期后30d測定的Lp-PLA2是獨立于LDL和CRP的預后指標。一項社區急性心肌梗死患者的研究提示急性期測定的Lp-PLA2與1年死亡率相關,提示Lp-PLA2可能不受急性炎癥事件的影響,而是血管炎癥的特異性指標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但來自2項急性心肌梗死患者的前瞻性研究(FRISC Ⅱ和GUSTOⅣ)后續分析顯示,盡管ACS患者Lp-PLA2水平較健康對照組較高,但與已知的危險因素相關性較弱,且與ACS患者事件復發無關。同樣,MIRACLE研究中ACS患者入選時基線測定的Lp-PLA2水平與主要終點事件無關。同時發現,阿托伐他汀明顯降低Lp-PLA2水平,可溶性PLA2與死亡相關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NOMAS研究連續檢測心肌梗死前后Lp-PLA2水平變化,與hs-CRP上升的趨勢不同,Lp-PLA2水平在急性期后呈逐漸下降趨勢(每年5%),由梗死前的平均233 ng/ml下降至平均153.9 ng/ml,Lp-PLA2含量受LDL-C水平的影響。加拿大的一項研究觀察ACS急性期(48h)含量【(143.13±60.88)ng/ml】明顯高于恢復期(12周)【(88.74±39.12)ng/ml】,而穩定性冠心病【(121.72±31.11)ng/ml】也較ACS恢復期高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綜上,ACS患者Lp-PLA2水平與心血管病事件相關性結果并非一致,可能與ACS事件后Lp-PLA2的動態變化有關。其他原因還包括:人種不同導致Lp-PLA2基因多態性差異,測定時間窗不同,測定方法不同,不同研究的基線Lp-PLA2水平差別較大。

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回頂部


              關注我們


              手機訪問

              Copyright ? 河北國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 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冀ICP備18027717號-1  網站制作三金網絡  

              久久精品国产无限资源_少妇愉情理伦片高潮日本_亚洲午夜高清拍精品_在线亚洲午夜片AV大片